有人说结束和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,就是开始下一段感情;

其实,不然...

颠簸了一个小时零八分终于看到了广阔无垠的草原,

“小海,你没事儿吧”

“没事儿”

张蕾回过头来看了看已经呕吐不止的我,

“这几天刚下过点雨,路有点松软,走上去就有点颠簸”

“哦~哦~”

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,强忍着呕吐感和张蕾聊着天;

想想前几年在天津读书的时候,

每次宿舍组团去游乐场玩,炮哥最不怕的就是过山车。

现在想来,这通往天堂草原的路也不比过山车差;

“炮嫂,还有多远哈”

张蕾扭过头来用诧异的眼睛看着我,

转而又会心一笑,

“不远了,转过前面这个山头就快到了”

“小海,你也不用叫我什么炮嫂,听起来怪变扭的”

我摸了摸自己的头,

想想刚才的叫法的确有点让人不舒服,

我也不免觉得有点尴尬;

“炮哥叫顺嘴了,不好意思哈”

“没事儿”

张蕾尴尬的笑了笑;

 

 

“炮哥”这个称呼是我们上学那会儿起的,

“炮哥”原名叫“毕力根达来”

听“炮哥”跟我说,名字蒙古语意思是“智慧”;

名字虽然有点拗口,但寓意却是好的,

平常我们一般都会叫“达来”;

直到有一天就永远的变成了“炮哥”,

不记得那天是哪个月的星期天了,

只记得我们六个人相约一起在宿舍喝酒;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以后,

来自沈阳的水哥开始调侃起了“炮哥”,

“听夏长得贼好看,怎么就看上你了”

“那怎么了,你大哥我身高马大的,女孩们都喜欢”

水哥,用不屑的眼光看了一眼炮哥,

“卧槽,看把你得瑟的”

...

两个粗犷的北方汉子就开始推杯换盏,你来我往,

而我们几个看苗头有点不对,就找了个理由早早上床睡觉了;

...

“你是山炮”

“你TMD才是山炮”

“好,我是山炮,那你是什么”

“几瓶芦台春(天津名酒)就把你干废了?!”

“来啊,继续喝,我们内蒙人喝酒还没有碰到过对手!”

...

两个人因为一些不知道什么事情开始说着酒话,

争吵的声音把我们都吵醒了,

我们连忙下床劝和;

...

 

 

经过那件事,

我们的大哥“毕力根达来”就成了“炮哥”,

一个喝酒没怕过谁的内蒙汉子;

“小海,快看”

我顺着张蕾所指的方向向山头望去,

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;

“你大哥出来接你了,估计是全羊宴已经准备的差不多”

张蕾边说边笑着,

看着山头上不断挥舞着手臂的“炮哥”,

我有一种莫名的小忧伤涌上心头,

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长时间,

也不知道没有听夏的“炮哥”这几年过的好不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