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市男子在将军衙署门前神秘消失

将军衙署男子神秘消失事件最新进展

东盛王朝绥远将军府。

苏虞倚在亭子里的摇椅上双眼微闭,嘴里哼着未知名的曲目。

周围摆放着两个硕大的鎏金盆,盆里堆满了冰块,还有如玉和无双在一旁轻轻打着扇子。

不远处,一个身着蓝色描金锦袍的男子徐徐而来,英俊的眉眼和苏虞竟有七分相似。

“三弟,你现在行事越发没有个样子。”

不错,来人正是绥远将军府的二公子,苏恒。

苏虞缓缓睁开眼,抬了抬手。

如玉、无双二人放下手中的折扇,悄悄地退到了一旁。

“二哥,你怎么比大哥还煞风景。”

听了苏虞这话,苏恒心中顿时怒火中烧,眉宇间满是愁色,自家的弟弟什么时候也变成了纨绔子弟?

“二哥若是没什么事,小弟就先去忙了。”

苏虞摇着手中的折扇,脸上的笑容就像个偷腥的猫儿,爷费气巴力的当上这个富二代,还不让爷红火红火。

“风华,爷让你准备的东西呢?”

风华低头解下腰上的荷包,拿在手里掂了掂,脸上泛起阵阵的苦笑。

“公子,钱都准备好了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苏虞一边笑着,一边还不忘摇摇手里的扇子:“你们咋了这么磨坨了,欢欢儿的!爷带你们红火去。”

古代的街市果然十分热闹,一个个小摊贩卖的东西也是稀奇古怪,什么都有。

“这个发簪不错。”

苏虞在一个摊子前面停下,将一个银色发簪拿在手中反复把玩。

不得不说,苏虞的眼光不错,那梅花发簪做工精细,一看就不是凡品,只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摊贩的手上?

苏虞用余光打量着摊贩,有一种我什么都知道的感觉。

“这个怎么卖?”

“公子,这个簪子您给五十两。”

苏虞虽然是个纨绔子弟,可也知道五十两银子已经够一个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了。

“十两。”

那摊贩瞬间脸色一变:“公子,您给的价格未免有些太低了吧。”

苏虞把头靠近那男子的耳畔小声说道:“这东西怎么来的你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男子一咬牙:“十两卖您了。”

跟在苏虞身后的风华、绝代二人嘴张得能塞进一颗鸡蛋那么大,这真的是他们家公子?

“愣着干什么,快给钱啊。”

风华回过神来,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子扔给了他。

正当苏虞站起身的瞬间,阵阵的兰花香味扑鼻儿来,搅得他心神一动。

就在苏虞的正前方一个女子身着白色的拖地长裙,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,臂上挽迤着长长的烟罗紫轻绡。举手投足之间更是犹如失落人间的仙子一般,高贵优雅。

苏虞只觉得自己这个心砰砰的跳个么完,一声比一声劲儿大。

原来载就是看对一个人的感觉?

他整个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跟着这个女人一直向前走,风华的声音早就已经被屏蔽在耳后。

“公子,公子。”

绝代狂吼了一声,才将苏虞的灵魂喊了回来。

“你嚎甚了,爷的耳朵又么聋了。”

苏虞正回身的功夫,那个妙龄少女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将将不应该是袭人闺女碰到这点枪崩货,然后一个花眉溜眼的后生出手搭救袭人闺女一命,再然后这个袭人闺女以身相许的画面吗?看来,电视里头都是日哄人了。

正当苏虞在那想入非非的时候,风华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袖子。

“公子,天快黑了,再不回去夫人又要担心了。”

苏虞无奈,只好点了点头,强压住心头的失望。

可是。老天似乎再跟苏虞开了个玩笑。

正当苏虞走到自家门前的巷子口时,忽然听见有女子的呼叫声。

“风华绝代,欢欢儿的,跟着爷过去眊一眊。”

苏虞暗淡的眼神中忽然散发出了别样的光芒。

风华绝代,一文一武,所以苏虞此刻也是壮足了胆子。

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强抢良家妇女?”

苏虞将身上的袍子一撩,大喊道。

再看正在图谋不轨的几个人,身上的穿着也是不俗。

为首的男人停了下来,冲着苏虞大喊道:“你是什么人,也敢管小爷的事情?”

这时,风华在苏虞耳畔悄悄说道:“公子,前面那个是丞相家的小儿子,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恶霸,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了吧。”

苏虞确实胆子很小,但是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,一个中国人,见到这种路见不平之事必定会拔刀相助。

“绝代,赶紧把这群枪蹦货、乃刀货们撮落上一顿,我看这些家伙有点肉皮痒啦。”

绝代个性比较沉闷,做事更是一根筋,得到了苏虞的命令二话不说,上去就开打。

只见几个闪身的功夫,刚刚格外嚣张的男子已经被扔在地上嗷嗷直叫。

“我记住你了,下次再让小爷见到你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说罢,便带领着一群人连滚带爬的落荒而逃。

“姑娘,你没事吧。”

苏虞解下自己的披风正要披在女子的身上,只见女子忽然站起身来,二话不说就给了苏虞一巴掌。

然后还没等苏虞再说什么就哭着跑开了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苏虞在这个巴掌之下久久都未缓过神来,过了一会儿,他忽然苦笑了一下,这都是什么世道啊。

身后的风华绝代也强忍自己没有笑出声,这下好了,公子救美不成反而还得罪了个混世魔王。

夜深了,苏虞躺在床上有些失眠,心中止不住的感慨道:这古代的套路怎么不一样啊!